Issue #42  记录的力量 cover

Issue #42 记录的力量

见信好,

本周又有不少新的朋友订阅随意搜寻,感谢各位的订阅~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不妨转发给你的朋友~ 让更多人也能看见~ 这是我更新下去的动力~

一、好好学习

1.1 Liking/Loving or Disliking/Hating

我们做出的决定很少是公正的。

我们会更喜欢从我们喜欢的人那里得到建议。我们也更容易同意我们喜欢的人形成的观点。我们喜欢的人和符号的倾向被称为来自「喜欢或爱的偏见」。

总的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它帮助我们建立成功的人际关系,它甚至帮助我们得到了爱情 。

但在某些时候,很可能并不能让我们进行更客观的判断。

这个偏见还会衍生出一个所谓的「外观效应」,我们都喜欢和样貌俊美漂亮的人共事。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偏见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例如,在1974年加拿大联邦选举中,有吸引力的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是没有吸引力的候选人的两倍多。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加拿大人对英俊的政治家有偏好,但后续研究表明,近四分之三的受访加拿大人强烈否认外表对他们的投票决定有影响。

并且在我不算太短的面试官生涯里,我见过很多面试官会更偏向于样貌更好的人。很残酷,但的确是就是现实。所以我建议如果你对你的样貌并不自信,简历上可以不放照片

所以当你需要进行决策的时候,保持客观是至关重要的。不要仅仅因为你对这个人的感觉而增加或减少这个陈述的价值。想想这个人说了什么。不是谁说的。

1.2 提升自律的方法 ① —— 记录

上期聊到了人没法自律的原因之一是压力,那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提升自律的方法。

我实验过各种方法,目前看起来效果最好的是每日记录。这个方法我在随意搜寻的 #38 期提到过,你可以通过每日记录你的时间消耗,提升你的时间使用效率,从而最终提升你的自律。

而且,这个方法甚至可以让你养成健康饮食的习惯,并最终达到减肥的效果。听上去是不是很不科学,其实在 2008 年,科学家做过一个实验00374-7/fulltext#relatedArticles),他们让 1700 名实验参与者,在减肥的过程中写饮食日记。结果显示,每周记录饮食 6~7 次的人,比每周记录 2~3 次的人,减了一倍多的体重。记录的重点是写下你吃过的所有东西。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参与者在记录自己饮食过程中,发现了平时不知道的问题,并且可以根据这些问题,进行调整。比如下午喜欢吃零食,那晚饭就可以适当早点吃。另外就是我自己的实践下来的感受,当你记录下昨天吃过的零食后,今天大概率就不会吃了。

另外每天称体重(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记录),也能帮助你减肥。

我一开始也很抵触,因为这样会让我很焦虑,但从长期看非常有意义。在 2014 年,有科学家进行了一个为期 6个月的实验。在对比了每天测体重和一周少于7次的实验者,科学家发现每天测体重的一组,会自发地摄入更少的卡路里(少500~1000卡),吃更少的零食,并增加了健身的时间。

记录这个小习惯,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很多生活中的行为。

二、小信号

当我打开 Craft 准备撰写随意搜寻的 #42 时,我一瞬间觉得我很久没更新了,一度怀疑是不是已经过了不止一周。可能并不是时间变快了,而是这个世界发展得太快了。

大家在新闻上或多或少都看到了关于俄乌战争的报道,视角可能都不一样,有讲历史的,也有批判的。但我想在本期小信号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视角:「难道在这之前,没有人预测到这场战争吗?」

很可惜,俄乌战争有很多因素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肯定有人清楚。我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智库。

首先我想看看俄罗斯的智库是怎么看的,我找到了去年 11 月的 RIAC 智库的文章RIAC 是俄罗斯官方智库,目前的总裁是前俄罗斯外长 Igor Ivanov。这个智库的文章应该在某种程度上会释放一些信号。很可惜,这篇文章估计错误(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的),作者罗列了 5 个原因认为不可能开战:

  1. 不管结果如何,开战后,并不会带来更好的结果。即使技术上占领整个乌克兰是可能的,但这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并且后续的管理也很困难。
  2. 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更多装备和武器。
  3. 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在外交上处于孤立状态,任何国家不太可能会支持莫斯科。
  4. 西方国家将会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和限制。这将对俄罗斯的经济造成巨大伤害。
  5. 即使控制乌克兰,并不能解决制裁后的经济问题。
  6. 乌克兰东部人口对俄罗斯忠诚度并不高。
  7. 俄罗斯社会并不支持这场战争。

从目前看,除了第一条、第五条和第六条暂时没法验证外,其余都应验了。

我们再来看看被誉为全球第一智库的布鲁斯金学会怎么看?在去年 12 月,布鲁斯金发表了一篇名为《俄罗斯会对乌克兰发起全面战争吗?》的播客文稿。

文稿比较长,概括下来,判断是「代价巨大,可以阻止」,并且认为当时的局势更多的是「虚张声势,并没有真正的战争意图」。里面的原因大家可以去看看原文,总结下来跟俄罗斯智库的结论类似。

我看了一圈各国智库的文章,好像都没有预估正确的(如果你有看到判断正确的文章,不妨发我看看。谢谢)。我们常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但好像从目前看来,收益并不明显。

三、One Question For You

上周给大家留了一个问题:「If you know what you want, why are you waiting?」

收到了三份回复,感谢三位的支持。第一位是来自 Via 的回复:

I can't do it

另外一个是来自 Vector 的回复:

  1. 首先再思考一遍这个东西是否必须,非它不可。
  2. 可能找到替代方案,就不买了。
  3. 可我需要的东西和市场上存在的有偏差,在等符合自己需求的存在出现。

最后一个是来自 Xiyu 的回复(节选):

我的want对我当下来说过于遥远,复试考试还远在一个多月后。每当我拿起手机,心中总一个声音在告诉你:没关系的,你还有很多时间。

我的解答是: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潜意识都会去考虑收益,大多数时候,放弃都是因为及时净收益不够高(净收益 = 收益 - 成本)。而不高的原因大多数时候,要不成本太高(I can’t do it),要不就是收益不够高(现在还有时间)。我最常常遇到的情况,就是收益不高。

本期的互动问题是来自前 YC 总裁 Sam Altman(这个可能并不是一个问题,更像是一个建议,但我觉得写得很好,所以想分享给大家): If you can't figure out what kind of work you like, pay attention to what's easy to concentrate on and gives you energy vs. what makes you tune out and feel tired(如果你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工作,那你可以想想什么是能让你聚精会神完成,并能给予你能量的,以及什么是能让你感到不适和疲倦的)


最后惯例宣传下会员计划,本周更新的付费内容是「什么是独立思考?——疫情和俄乌危机带来的外部变化对我的影响」。

如果你对这个会员计划感兴趣,不妨点击这里购买:http://suiyisouxun.mikecrm.com/1fsTrXm